字号:   

常存慈怀 情系八方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9月26日 14:00

摘要:

常存慈怀  情系八方

骞国政热衷社会公益慈善事业纪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基层作者,虽久闻骞国政先生大名,可一直没见过他本人,他却倾其所能无私相助,这种恩德使我刻骨铭心,难以忘怀!

——题记

(一)

20多年前,当我还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少年,和小伙伴们坐着泥墩墩上课时,就常听语文老师讲:周至县出了两位大文豪,一位是《人民文学》常务副主编周明,另一位是《陕西日报》社长兼总编辑骞国政。周明、骞国政两位前辈的大名,就像当年收音机里播放的《隋唐演义》、《杨家将》一样,为我们封闭落后的农村少年打开了一扇窗外的世界,给了我们走出农村闯天下的信心和力量。

1995年,我经过八年的辛勤笔耕和努力拼搏已成为一名中尉军官,从荒凉的陇原戈壁调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原籍。当时在古城西安,骞国政的大名依然如日中天,我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把自己写的二、三十首诗歌整理一番寄给了倾慕已久的骞厅长,双方曾有过书信方面的联系。后来又听说,在迎接香港回归的书法作品交流会上,他的一幅书法作品以高价拍卖成功,为国人赢得荣誉,在书坛声名鹊起;一部《奇石诗韵——骞国政藏石精品选》,博得全国各路名家诗文点评,在藏石界引起哗然,被同行叹为观止。舆论界各方人士达成这样的共识:骞国政在新闻、诗词、戏曲、散文、影视、收藏、书法诸多方面无一不精,均有建树,在陕西文化大省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物!

其实呢,这些并非他的全部,在我看来,骞国政先生是一位非常富有爱心并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!

      (二)

真正与骞国政先生相知相交,爱心结缘,时间已经到了2009年春天。回想起当年我们联手在古城西安掀起的爱心风尚,至今仍让人心潮澎湃,记忆犹新。

这话得从2008年说起。那年,我煞费苦心创作了一部反映“西安最美女孩”熊宁事迹的纪实文学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。同年底想出版该书,可到处碰钉子、吃闭门羹,搞得人精疲力尽,心灰意冷。就在这关键时刻,经隆基集团副董事长郭俊杰介绍,我专程拜访了倾慕已久的骞国政先生。

那是个腊月天,寒气逼人,冷风吹得人脸庞生疼。我一跨进骞国政先生的家门,顿感一阵阵暖意,握着他的手心里感到很踏实。他让我在客厅主座上坐定,我很不好意思,但又推托不过,他说:“你是客人嘛,不用客气!”说着沏了杯热茶递到我手中。他了解到我的来意,又把我带来的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书稿很仔细地翻阅了一遍,然后斩钉截铁地说:“这书要出,而且一定要出好,出的要有档次,不能丢了咱陕西人的脸面!”

骞国政的这句话一锤定音。就这样,一场规模盛大的爱心行动在古城西安徐徐拉开了帷幕。

2009年春节,人们还沉浸在欢乐的喜庆节日之中,我们就开始张罗纪念熊宁去世一周年之事。正月初八,也就是熊宁从西安出发赴青海献爱心整整一年之后,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编委会召开首次联席会议,在骞国政先生的盛情邀请之下,著名画家、国家一级美术师罗国士,著名书法家、陕西省书协名誉主席吴三大,陕西省书协名誉主席、西安美院教授茹桂,陕西省文联副主席、省书协主席雷珍民,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郭利杰,陕西军旅书法家协会主席曹科,陕西天人文学书画研究院秘书长崔安起等20多位书画名家莅临现场。这些名家代表着陕西书画界的一流水平,在全国也有一定的影响,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很认可,其作品富有很高的收藏价值,市场行情看好,价格不菲。岂不知这些闻名遐迩的名家不但妙手丹青,身怀绝技,而且个个品德高尚,情趣高雅!他们与骞国政先生堪称莫逆之交,金兰之交,闻知老友之善举,纷纷挥毫泼墨,为社会奉献一份爱心!

在我写作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这本书之前,我已早闻罗国士、吴三大、茹桂、雷珍民等前辈之大名,知道他们既是大名人也是大忙人,能与这些名家相见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可那天的爱心聚会,经骞国政先生极力引荐,我不但与众位名家“平起平坐”共进晚宴,而且还合影留念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他们每人都为出版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精心创作了一幅书法绘画作品,骞国政先生挥笔题写了南宋名将文天祥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诗句。他组织的20多幅爱心书画作品均收录在书中,这些令人赏心悦目、赞叹不已的作品,创作者竟分文不取,在文化艺术节被传为佳话。这对广大基层作者如何做人、如何做事以及在艺术道路的成长而言,其教育启迪作用是极其深远的。

凝聚着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智慧和心血的《感动中的天使》,终于赶在熊宁遇难日3月10日面世了,同时,纪念“爱心天使”熊宁一周年座谈会暨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一书首发仪式在隆基集团总部召开。搞新书首发式对一位初出茅庐的作者来说,那可是步入文学殿堂的“奠基礼”。我虽然见过如此场面,却从未担当过主要角色,心里感到既兴奋又忐忑不安。看到骞国政先生等人在主席台上就坐,内心才镇定下来。首发仪式上,听了我的主题发言和答记者问,他流露出赞许的目光。在骞国政、李瑞斌先生等社会爱心人士的鼎力相助下,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首发仪式取得圆满成功,在全社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。

 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在党中央构建和谐社会,提倡全民慈善的时代背景下,骞国政先生和我作为西安熊宁爱心团队的骨干力量,在共同的理想和抱负中成为忘年之交,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我曾告诉他,当今在一些单位存在着这么一种不良现象:本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,却因认识不到位、思想上麻痹,就不愿意干或根本干不了,就这还不让别人干;别人替他们干了利国利民的好事,他们心里却并不舒服,非但不支持,还处处刁难,打击报复,排斥异己,满足私欲——对待如何深入学习宣传熊宁精神就是如此。这种不良现象的肆意蔓延,致使本人深陷其中,并深受其苦,深受其害。对此,骞国政先生与我有过多次的思想交流,其实我更多的是学习请教。每次聆听他的话语,我都有一种“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行万里路不如名家指路”的感觉,经他的点拨,在社会公益的道路上,我一如既往地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”!

一股爱心春潮,悄然在古城涌动。2009年3月25日下午,“感动中国的天使”熊宁事迹巡回展演活动在西安音乐学院学术报告厅举行,骞国政先生向音乐学院赠送了部分书籍,我讲述了创作过程和感受,该校500多名师生聆听了报告,并观看了精彩的节目;4月17日,骞国政先生等省市领导出席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座谈会,呼吁广大青少年广泛开展“学熊宁精神、树文明新风、做英雄传人”主题活动,在全社会形成“学熊宁、见行动”的良好舆论氛围和社会道德风尚;9月5日,骞国政、李瑞斌和本人为青海玉树14岁的藏族小女孩索南巴毛筹集善款,启动了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签名捐赠活动,共筹集善款3.6万元,妥善解决了藏族重病少女的医疗费用,在社会上掀起了一次又一次学习宣传熊宁事迹的高潮。

如果说在任时的骞国政先生是一位学者型官员,那么离任后他就是个受人尊敬的文化界知名人士。“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”骞国政先生一如既往地关心爱护基层作者,扶掖文学青年成长,并热衷于公益慈善事业,与那些身在其位不谋其政、胸无点墨却妄自尊大、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官霸、官痞相比,骞国政先生的修养、学识乃至社会影响力,“要榨出(他们)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”。也就是说,骞国政先生以自己大半生的从政、从文生涯,给散发着靡靡之音的文化圈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,为外行管内行、同行整同行的官场树立起一座道德高山,赢得了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三)

“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。”活跃于陕西文坛的骞国政先生专注于文化事业,向社会播洒爱心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可以一心一意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了!”但在个别人眼里,骞国政先生这人面冷,架子大,不好请,想问他要幅字很不容易!其实这种看法是片面的。骞国政先生经多见广,谁是个啥样子他一眼就能看出来,对那些居心叵测的势利小人,使花拳绣腿不地道的人,他打心里就看不上眼,就是八抬大轿把他也抬不去。但对于爱心公益事业,他却乐此不疲,随叫随到。隆基集团开展任何弘扬熊宁精神的活动,他只要知道肯定会来,难怪负责熊宁团队联络工作的工作人员常说:“骞厅长这人嫽得很,没一点官架子,有时我们忙不过来,他就自己打的过来。”

现担任陕西省慈善书画院名誉副会长的骞国政先生,对爱心公益事业情有独钟。早在1992年,他在为《爱心》杂志所写的创刊词中,以《捧出你的爱心》为题文中写道:“人人都需要爱心。比如,同志、朋友、亲人的爱心,长者、前辈、老师的爱心,等等。古人有云,将欲取之,必先予之。你想得到别人的爱心,就得首先捧出自己的爱心。”多年以来,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骞国政奉献爱心、关爱他人的故事枚不胜举,但在外界却鲜为人知——

在2003年“非典”肆虐期间,骞国政先生组织20多位书画家创作出127幅作品,通过陕西省卫生厅送到抗非一线医护人员手中,给医护人员带来了莫大的鼓励和安慰。后来又发生东南亚海啸,他积极参加省文联、省文化厅组织的赈灾义卖活动,现场创作出10多幅作品所得的六、七千元,全部捐献给异国他乡的受灾地区。“5·12”汶川大地震,省文史馆、省电视台联袂在曲江进行募捐赈灾,骞国政闻知急忙赶来,挥毫写出好几幅作品,为汶川同胞奉献一份爱心。

骞国政先生作为陕西省爱心护理基金会创始人之一,同时也是常任理事长,开明宗义提出了“帮天下儿女尽孝,给世上父母解难,为老龄事业尽力,替党和政府分忧”的口号。2004年,该会与陕西电视台联袂举办“十大孝子”评选活动,组成报告团在全省宣讲孝敬老人、赡养父母的事迹,树立起文明道德新风尚。2009年,该会与北京有关方面筹集善款600万元,从全省各行各业的老党员、先进典型、劳动模范中筛查出100为心脏病患者,为他们免费做心脏搭桥手术,让他们充分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。

面对突如其来的“4·14”青海玉树7.1级强震,骞国政第一时间赶到西安熊宁爱心团队捐助倡议活动现场,欣然提笔写下了“玉树震区救援,传承熊宁爱心”遒劲有力的12个大字,鼓励玉树同胞坚强面对灾害。2011年3月,骞国政、李瑞斌和本人共同发起“纪念熊宁三周年征集金点子活动”,在研讨会上他积极建言献策,提议将熊宁爱心团队更名为“陕西熊宁爱心接力促进会”,为进一步学习弘扬熊宁精神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。他还现场挥毫,为熊宁亲属赠送了一幅四尺整张的“爱心感天地,英名耀乾坤”书法作品。

人们在感受到浓浓爱意的同时,更加体会到三国魏武帝曹操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诗中的分量。这些年,骞国政不顾自己年事已高,定点帮扶陕南紫阳县敬老院的孤寡老人,资助敬老院进行改造,改善老人们的居住条件;为延安“红军楼”的建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,找有关部门解决了“红军楼”的征地问题,为老红军安度晚年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骞国政先生还长期关怀家乡贫困学生的上学问题,连续八年每年拿出1000元资助家庭贫困学生,给周至中学、哑柏中学捐赠数千册图书,并在各学校巡回演讲作报告,激发学生正确面对困难,树立远大理想,将来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关心祖国下一代的健康成长,是骞国政先生心中难舍的牵挂。在本文的最后,我就告诉大家自己所亲身经历的一件爱心故事。

那是2011年夏天,古城西安酷暑难耐,走在街上的人们个个大汗淋漓,挥汗如雨。年近古稀的骞国政却拎着手提袋,赶往城里为一位素昧平生的女中学生送书法和信函。原来,西安市铁一中高三学生傅曦坤读了我写的《熊宁的故事》书稿,颇受教益,有感而发,利用暑假期间勤奋写作,很短的时间就写成了洋洋洒洒数万字的《一位中学生对熊宁姐姐的解读》一书。我把这本书的书稿推荐给骞国政老前辈,骞国政专门抽出时间审读此书,看罢十分动情地说:“一位年仅17岁的女中学生,对熊宁精神竟然有如此透彻的理解,在当今社会非常难能可贵!此书作为《熊宁的故事》的姊妹篇,对加强青少年的思想品德教育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。”

骞国政先生爱才、惜才,为傅曦坤同学特意题写了一幅四尺的“熊宁精神万古青,心有灵犀一点通”书法作品相赠,并且专门给一位曾主管文化的省级领导写信极力举荐。这不,他与傅曦坤的父亲约好了见面的地方,把书法作品和举荐信亲手交给了对方才感到放心。在校上学的傅曦坤感动不已,非常珍惜骞老前辈的关爱和鼓励,在她的心目中,骞爷爷不仅是“德艺双馨”的文化名人,还是一位热衷于社会公益慈善事业的大好人!

(本文作者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著有传记文学《元世祖忽必烈百谜》、纪实文学《感动中国的天使》、少儿读物《熊宁的故事》。)

所属类别: 隆基域风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